唐駁虎:中國熱如夏歐美大寒潮,到底怎麼回事?
buyuphk

唐駁虎:中國熱如夏歐美大寒潮,到底怎麼回事?

2021年02月21日 22:05:32
來源:唐駁虎

文/鳳凰新聞客户端榮譽主筆 唐駁虎

核心提示

1、今天半個中國已出現夏天般的温度,這股史無前例的熱潮覆蓋了全國近70%的人口。全國最高氣温出現在華北地區,以北京為例,往常北京正常氣温在7℃左右,整整偏暖了20℃!河北河南氣温超過了廣東海南,黃河流域到長江中下游等地,最高氣温也比往常高10-15℃。

2、此次全國大部地區的極端暖潮,首要原因是北極渦旋都傾撒到了北美、歐洲,東亞高緯度的冷空氣勢力較弱,全國中東部大部分地區受到暖氣團控制。其次,全國大部分地區雲量少天氣晴好,陽光強烈,輻射加熱充分;再就是黃土高原、內蒙高原有微弱的西風,它們翻過太行山、燕山下沉,出現了焚風效應。明天起,華北冷空氣反擊開始,逐步南下。

3、全球的冷空氣除了造成美國百年一遇的大寒潮之外,也於2月8日前後在西歐地區掀起大寒潮,並逐步影響中歐、東歐,並直下南歐和地中海區域。甚至造成冬季一直天氣和煦的希臘,因大寒潮遭遇了斷水斷電甚至斷暖氣的困境。

4、席捲歐美的破紀錄寒潮,並不能證偽“全球變暖”。恰恰是全球變暖的結果:因為氣候變暖干擾北極上空的對流層,進而影響極地渦旋,使其搖擺破裂並向南延伸,北極的寒潮就會傾斜到北温帶、甚至亞熱帶。過去十年來,北極渦旋搖擺不穩定的情況變得更加頻繁。以往罕見的極端天氣與風險,正變得越來越常見。有應對極端情況的充分準備,才能更有效地緩解氣候危機,增強應對氣候風險的韌性與能力。

今天(2月21日),全中國有 近1/4的氣象站點,打破、而且是大幅度打破了同期(2月)氣温歷史紀錄。

在黑河到騰衝以東(不含東北),以面積計算,半個中國都已經出現瞭如同夏天般的温度。

而以覆蓋人口計算,這股史無前例的2月熱潮更是覆蓋了全國近70%的人口。

截至21日下午16時,7個省會直轄市的最高氣温打破了2月曆史紀錄:

北京25.6,天津23.0,石家莊27.3,鄭州28.3,太原22.5,西安26.5,合肥28.7。

而這些“歷史記錄”,又大多是前一天剛剛創下的:

北京20.8、天津22.9、石家莊27.1、鄭州26.7、太原21.5、西安25.8、銀川20.6。

而全國最高氣温地帶不可思議地出現在以河北南部為中心的華北地區,2月下旬本來還是燒暖氣的季節,卻出現了近30℃的夏季高温!

華北不可思議的“正月三十度”

以這次極端暖潮影響最北的北京為例,代表站點南郊氣象台歷史上的2月最高氣温歷史極值,為1996年2月13日的19.8℃。

今年2月20日出現了20.8℃,也是首次在2月突破20℃;21日更是飆升到25.6℃,甩了歷史高温近6℃。

而南郊氣象台位於五環邊,受到城市熱島效應的影響,市內温度更是高達27、28℃——

要知道,2月下旬,北京的正常最高氣温應該在7℃左右,這是整整偏暖了20℃!

這部分是因為北京處於燕山山前,有焚風效應的助力。

同樣在太行山山前受焚風影響,河北南部、河南等地温度則直逼30℃。

在冬季,河北河南氣温超過了廣東海南,鄭州和石家莊成為氣温最高和次高的省會城市。

暖風薰得遊人醉,直把河南當海南。

由於依然處於供暖季,集中供暖無法關閉的住户,只能開窗散熱,甚至開啓了空調降温。

| 20日的北京街頭(圖源:中國天氣網)

很多公共場所也是罕見的在2月開啓了冷風空調。

在黃河流域到長江中下游等地,如甘肅南部、陝西南部、山西南部、四川盆地等地,最高氣温也都比常年偏高10-15℃。

在大城市中,銀川、太原、蘭州、成都、濟南暖如常年4月中旬到下旬,

西安、南京、武漢、長沙、南昌如同4月下旬至5月上旬;合肥、杭州、上海暖得接近5月上旬,石家莊、鄭州暖如5月中下旬。

羽絨服還不能收

全國大部分地區在2月末出現了極端暖潮,首要原因自然是北極渦旋都傾撒到了北美、歐洲,東亞高緯度的冷空氣勢力較弱,全國中東部大部分地區受到暖氣團控制。

其次,全國大部分地區雲量少,天氣晴好,陽光強烈,輻射加熱充分;

再就是黃土高原、內蒙高原有微弱的西風,它們翻過太行山、燕山下沉,出現了焚風效應。

正因如此,太行山東麓、南麓是破紀錄最多的地方。

到明天(22日),破紀錄區域將逐步轉移至江南、華南,全國性破紀錄浪潮的後半程即將開始。

明天(22日)上午,華北大部分地區氣温依然處於異常偏高的水平,但冷空氣的反擊已經在路上。

明天內蒙古等地就會率先降温,下午到晚上開始影響華北,並伴有4~6級偏北風。

到後天東北、華北、黃淮將遭遇新一輪冷空氣,出現10~20℃的劇烈降温,白天最高氣温又將回到個位數。

之後冷空氣還會繼續向長江中下游推進。24日以後黃淮、長江還有大範圍雨雪,配合降温,長江以北將重回冬天。

總之,這一週南嶺以北地區的氣温波動會很劇烈。

寒潮轉移南下歐洲

東亞如此之暖,那麼冷空氣吹到哪了去了呢?自然是別的地方。

美國的百年一遇大寒潮已經講過了,拜登政府已經宣佈德克薩斯州進入極端嚴重災害狀態。這裏主要説一説歐洲。

在春節前的2月8~9日,德國、法國、英國等西歐地區遭遇一輪大寒潮。從中旬開始又影響東歐。

從2月11日起,俄羅斯首都莫斯科持續降雪,同時最低温度達到零下二十五、六度。

據俄水文氣象中心數據,到13日降水量已達24毫米,超過歷史紀錄。

莫斯科城區積雪厚度超過60釐米,打破了1956年積雪厚度60釐米的紀錄。

受大西洋暖流影響,平時莫斯科其實沒有中國人想象的那麼冷。

冬季的大部分時間,莫斯科比哈爾濱(+12℃)、長春甚至瀋陽都暖和,只略冷於北京(-3℃)。

接下來,這股寒潮又陸續南下,影響到了東歐、南歐,乃至地中海區域。

地中海氣候中的“愛琴海小氣候”,使得希臘一直處於“温暖如春”的和煦天氣中,也是歐洲人冬季避寒、曬太陽的常見選擇。

隨着大寒潮南下,2月15日希臘北部地區科扎尼15日氣温低至-19.9℃。

一大早,不少雅典居民打開窗户看到了“銀裝素裹” 的景象。城內的著名景點雅典衞城、帕特農神廟等均被皚皚白雪覆蓋。

克里特島的一些地區,積雪深度甚至達到1米。

此次降雪使雅典市內大部分公共交通停運,周邊航班中斷。而居住在雅典的不少市民都在本次寒潮中遭遇了斷水、斷電甚至暖氣中斷的困境。

雅典所在的阿提卡地區,有超過600餘條電力線路遭到破壞。15、16日,雅典市及北郊地區大約有70000多個家庭和企業出現斷電情況。

埃維亞島也有約1.5萬户家庭斷電,很多家庭還同時斷水,手機和網絡信號消失。

希臘軍方、電力公司員工和數百名消防員被派遣至受災最嚴重的地區,搶修工作持續進行。

但截至當地時間18日上午,阿提卡地區還有約8000户家庭未恢復電力供應;截至20日,雅典郊區仍有大約1000户家庭尚未恢復電力供應。

大批市民抱怨在極端寒冷的天氣中讓他們長時間停電停水停網,這也是幾十年來從未發生過的情況。

據瞭解,此次停電主要由於寒潮疊加水汽,強降雪折斷樹木,壓斷高壓線造成的。

這輪寒潮一直影響到以色列,耶路撒冷也下了少見的雪。

牛年春節,中國温暖如春,歐美瑟瑟發抖。

北美加拿大、美國,整個歐洲均迎來高強度寒流暴雪和強風。

環球同此涼熱嗎?最終還是會的。

全球變暖還是變冷?

每當冬季出現破紀錄的寒潮,總有人懷疑“全球變暖”是宣傳的陰謀。

但實際上,冬季破紀錄的寒潮,就是全球變暖的作用。

眾所周知,極地地區比常年炎熱的赤道地帶要冷得多。

在南北極地區,高空風的風循環,在地轉偏向力的作用下形成了逆時針旋轉的極地渦旋(polar vortex)。

極地渦旋是一種盤旋在南北極高空大氣中的大型冷氣渦旋系統,它位於空中10至50公里的平流層,它的中心温度低於零下70度,風速超過每小時320公里,冬季增強,夏季減弱。

它直接位於對流層上方,即發生天氣的部分,對天氣沒有直接影響,但是仍然存在相互作用。

簡單地説,一般冬季極地渦旋把冷空氣鎖在了北極,從而北半球的冬天不會太冷。

但有時因為極地渦旋不穩定,發生分裂和移位,就導致北極冷空氣進入歐亞大陸和北美,造成極端低温天氣。

而極地渦旋破裂的主要原因,就是平流層的氣温突然升高。北極融冰和氣温升高會干擾北極上空的對流層,進而影響極地渦旋。

這一異常現象的出現會使北極渦旋偏離其運動主軸,開始搖擺破裂、並向南延伸。

冷空氣就會伺機逃脱南下,引發氣温驟降等連鎖反應,把北極的寒潮傾斜到北温帶、甚至亞熱帶。

影響的範圍要麼是西伯利亞和東亞,要麼是歐洲和北美。

去年12月底今年1月初侵襲中國,2月侵襲北美、歐洲的,正是潰散中的北極渦旋。

除了極地渦旋減弱的大環境,發生於赤道中東太平洋的拉尼娜事件,對這個寒冷的冬季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在極地放大效應的影響下,北極地區變暖的速度是全球其他地區的兩倍,導致大量冰川融化,海冰消融。

這加劇了北極渦旋的不穩定性。過去十年來,北極渦旋搖擺不穩定的情況變得更加頻繁。

以往罕見的極端天氣與風險,正因為全球變暖的氣候危機,而變得越來越常見。

北極渦旋的下一個攻擊對象,很可能是裏海之濱的伊朗和中亞國家。

2月23日起,高加索地區、伊朗高原、哈薩克草原將有連續降雪和劇烈降温, 部分地區有可能打破歷史紀錄。

2月底3月初,這團極寒空氣將來到中國新疆西部,它的下一步動向,是中國3月冷熱的關鍵。

結論

全球氣候變化,極端天氣增多。

在這個冬天,全國多個地區的最低温和最高温都突破歷史極值了,而且破紀錄的幅度是驚人的。

氣候會越發極端化,1月份可以30℃,也能可以-30℃。我們必須直面更熱、更冷,更旱、更澇的未來。

氣候變暖總體上有利於中國,但也帶來諸多次生影響。面對愈加嚴峻的氣候風險,未雨綢繆迫在眉睫。

有應對極端情況的充分準備,才能更有效地緩解氣候危機,增強應對氣候風險的韌性與能力。